澳大利亚贸易与投资部长安德鲁•罗伯访谈


澳大利亚贸易与投资部长安德鲁•罗伯:中澳正建立资本市场互联互通机制,欢迎中资银行进一步参与对澳投资

对于中澳两国而言,今年具有里程碑意义。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份访问澳大利亚期间,两国建立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。这其中,实质性结束双边自贸协定(FTA)谈判和在悉尼建立人民币离岸中心就是有力证明。当然,两国企业和民众才是最大受益者,澳大利亚乳制品、牛肉、羊肉及海鲜等农产品以及矿产品、服务业将更多地进入中国市场,中国私营企业对澳10亿澳元以下投资也免审查。

那么,在金融领域,随着悉尼离岸人民币中心和中澳自贸区的建立,中资银行将获得哪些机遇?中澳在资本市场联通方面又会有哪些突破?今年人民币国际化取得的进展应如何看待?就这些热点问题,中国人民银行主管下的《金融时报》记者日前在澳大利亚驻华使馆专访了澳贸易与投资部长安德鲁·罗伯。

问:在您看来,中资银行在澳大利亚发展现状如何,未来在市场准入和业务拓展方面将面临哪些机遇?目前其业务发展存在哪些限制?

答:澳大利亚对外资银行持开放态度,当然他们需要达到审慎监管要求。中资银行最近几年在澳非常活跃且广受欢迎。过去20年至30年,在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当中,中资银行发挥着重要作用。一些大型企业,如宝钢、神华,其在澳投资都获得了中资银行在融资方面的巨大帮助,这些主要是针对资源能源型产业。最近在铁矿贸易方面,有一家中资的信用机构提供了融资服务。因此,我们希望和欢迎中资银行的进一步参与,对他们的融资业务没有限制,唯一的条件是满足审慎监管要求并取得金融许可证。

中国银行悉尼分行担任悉尼人民币清算行,中行将获得人民币流动性优先进入的权利。这样一个海外人民币清算中心在澳大利亚的建立,既为澳银行提供人民币服务,也为在澳运营的其他中资银行提供人民币服务,这将会增加人民币的流动性,促进人民币在贸易结算中的更广泛使用,减少交易成本,同时也增加澳大利亚金融市场中人民币的流动性。

问:沪港通上月正式启动,新加坡、伦敦也有与中国资本市场建立互联互通机制的想法。澳大利亚有无类似的考虑?您对中国资本市场开放有何评价?未来两国在资本市场联通方面将有哪些合作?

答:中澳两国政府正在就此进行讨论,加强两国在资本市场方面的互联互通。随着习近平主席访澳,这种金融市场的互联互通趋势得到了极大加强。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(RQFII)试点地区已扩大至澳大利亚,额度为500亿元人民币。在FTA签订后,澳金融机构将有众多机会更全面地参与到中国资本市场当中,提供更多的金融产品。我相信这会对中国金融市场运行产生良好效应。

我认为,中国开放资本市场的举措值得赞赏。这些举措加上海外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建立,将会增加人民币的流动性,并鼓励更多外资进入这个市场,促进他们对中国金融市场的了解。在即将进入新一发展阶段的过程当中,中国通过与发达国家这样的接触,能够使市场变得更为经济和高端。

我们看到,在签订FTA后,澳大利亚保险公司将能够与中国保险公司同台竞争,外国投行在金融业务中拥有最多49%的所有权,更多银行也将会在上海自贸区进行注册,在中国全国范围内经营。当一家外国公司只拥有20%投资时,因为知识产权的缘故,其回报非常有限。但若一家公司的投资额能占到49%,这就改变了整个业务的经济性。

因此,未来在澳中资银行将会在投资和贸易方面发挥更大作用,同样在中国运营的澳大利亚银行也能为中国客户提供更多金融产品,从而使中国金融市场得到进一步发展。

问: 人民币国际化今年取得很大进展:英国央行发行人民币计价国债并将收入作为外汇储备,伦敦、法兰克福、多伦多和悉尼等人民币离岸中心相继建立。您认为人民币为什么日益受到青睐?如何看待人民币离岸中心在全球的扩展?澳大利亚是否配置了人民币资产?

答: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(央行)储备的人民币资产相当于10亿澳元,是一个相当大的储备量。

鉴于中国是许多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,随着经贸关系的不断发展,各国对于人民币的需求越来越大,因为这可以降低交易成本。为了推进各国间贸易的自由流动,在很多情况下,我们有全球性的供应链。也就是说,很多产品要经过6至8个国家才成为最终产品,所以中间的交易如果能够用一种货币来进行,这将更加方便。因此,人民币的需求源自中国经济重要性的不断提升。

人民币离岸中心在全球不断增多,是因为现在人民币相关的对冲产品不如美元丰富。建立人民币离岸中心非常合理,可以在改善贸易流动的同时加快人民币相关产品的发展。